美国财长努钦在G20首次亮相就动摇了G20财长和央行行长联合公报坚持十年之久的关键措辞。在2016年G20杭州公报中“抵制一切形式的保护主义” 变更为以“共同致力于促进贸易和经济,努力减少国际过度失衡,提倡更加包容、公平,减少经济发展中的不平等”的模糊表述。

21世纪以来,可持续发展问题被各国提到了突出的地位。同时,环境作为一种新的贸易资源与一种新的贸易产业而被认识,环境与国际贸易关系开始了新的纪元。但是,环境与国际贸易的关系远未达到协调和融洽的完美境地。为了保护环境而采取的措施中往往包括贸易手段,所以环境也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国际贸易,这就催生了绿色壁垒。绿色贸易壁垒的合理性在于它顺应了环境保护的世界发展潮流,容易在社会公众中获得广泛的支持。其不合理性在于发达国家以其早已建立起来的成熟的市场经济,本着多年对市场和公共政策的敏锐性,早已将环境置于企业战略的核心,具有先发优势;而发展中国家由于经济相对落后,环境意识和治理能力还有待提高,为了应对绿色壁垒往往引起出口成本提高,出口市场严重萎缩,被迫长期处于一种自然资源和初级产品的廉价提供者地位。最近几年,出口贸易产品所遇到的绿色壁垒成为一些国家出口的最主要障碍。而且,这种貌似公正,实则不平等的绿色壁垒在国际上存在着扩张趋势。

世界贸易保护趋势

1.贸易保护主义趋向于双重性

新贸易壁垒往往以保护人类生命、健康和保护生态环境为理由,况且WTO也默许各成员方采取技术措施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只以其不妨碍正常国际贸易或对其他成员方不造成歧视为底线。新贸易壁垒顺应了环境保护和人权尊重的世界发展潮流,容易在社会公众中获得广泛的支持,因而一方面为经济社会进步和人的全面协调发展提供了方向和动力,为维护公平贸易提供了手段和规则,这是它合理的一面;另一方面,新贸易壁垒又往往以保护消费者、劳工和环境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从而对某些国家的产品进行有意刁难或歧视,给推动公平贸易和自由贸易带来隐患和阻碍,这又是它不合法和不合理的一面。

2.贸易保护主义的实现方式更加隐蔽

传统贸易壁垒无论是数量限制还是价格规范,相对较为透明,人们比较容易掌握和应对。而新贸易壁垒则不同,其隐蔽性极强。以绿色壁垒为例,它的隐蔽性在于国际贸易规则上没有被禁止,一系列国际环境公约和国内环保法规可作为其理论上的依据。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果中一些与环境有关的规则,明显带有环境保护痕迹。更为重要的是,有关的国际贸易立法对绿色壁垒虽然没有明确赞成,但也没有明确禁止,从法律上给绿色贸易壁垒留下了生存的空间。

结语: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经济发展不平衡,世界贸易的实力地位在不断地变化,特别是这几年来,这种变化进一步加快。但是,原有的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并没有相应变化,这就导致了旧有的势力试图通过贸易保护主义的办法来阻碍世界经济贸易格局进一步发展变化的倾向。可以预见,在未来这种倾向在手段、形式、范围和危害上都具有新的发展。

本文经邦号 【一带一路】 投稿,并经邦阅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下一篇
1
分享至:
投稿邦号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爱心公益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