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美国参议院确认,有“破产重组之王”之称的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 Jr)将担任特朗普政府的商务部部长,随后罗斯在白宫宣誓就任。在特朗普团队正意图绕开WTO法律约束针对其他国家单边发起贸易制裁、“火药味”渐浓的当下,罗斯的任命引发了市场的格外关注。
一个中国市场上活跃了20年的人 成了美国商务长
据了解,在特朗普竞选期间,罗斯一直担任竞选团队的经济政策顾问,帮助其制定了包括退出TPP、大幅下调企业税税率、扩大基础设施建设支出等政策。罗斯上任后,他将参与制定贸易政策,并将领导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这些工作无疑都将是举足轻重。

特朗普此前任命的数位内阁成员均为对华“强硬派”。例如,主张对海外公司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曾发表“中国威胁论”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而新上任的罗斯是何许人也?他的走马上任,又将给紧张的贸易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巴菲特的敌手,特朗普的“贵人”
相关资料显示,罗斯为美国著名投资家,在华尔街的名气与“股神”巴菲特不相上下,擅长重组不同行业的破产企业,如钢铁、煤矿、电信、跨国投资公司和纺织等行业,尤其精通杠杆收购。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罗斯就已是美国最出名的破产顾问。2000年,罗斯用筹集到的4.4亿美元资金创办了自己的投资机构WL Ross & Co.(2006年被美国景顺集团Invesco收购后成为景顺罗斯公司),比较著名的收购重组案例是他先后在2002及2003年分别以3.25亿和15亿美元买进美国大型钢铁厂LTV和伯利恒钢铁,将它们整合为美国钢铁业第二大公司国际钢铁集团。

2003年,罗斯还在破产法庭上打败巴菲特,成功收购曾为世界最大纺织厂的Burlington纺织厂 ,随后又收购了Cone Mills,并将两者组建成国际纺织集团(ITG)。

值得一提的是,罗斯与特朗普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在特朗普最为困窘潦倒的时候,是罗斯挽救了这位美国未来的总统。

特朗普曾在上世纪80年代因大西洋(6.050, 0.07, 1.17%)城三家赌场管理不善而陷入财务困境,到1990年他和他的企业负债达到了34亿美元,根本无力偿还,酒店、赌场和其它资产面临被债权人接收的风险。罗斯作为其大西洋城泰姬玛哈赌场酒店债券持有人的代表,和当时最大的债券持有人卡尔•伊坎一道,与酒店方经历漫长谈判,最终为特朗普赢得了喘息的时间。而从那以后,罗斯也一直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其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还担任其高级政策顾问和筹款人。

根据《福布斯》报道,罗斯身家已高达29亿美元,是美国个人财富排名前250中的一员。

20年来活跃在中国,与华能及中投的旧事
罗斯曾经一直标榜自己“本质上是一个自由贸易主义者”。这样的资本大鳄,当然不会放弃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机会。

在过去20年里,罗斯在中国的投资覆盖了新能源、钢铁、航运等多个领域。事实上,就在在宣布任命前几个月,罗斯还曾访问过中国,并对中国继续投资表现出浓厚兴趣。这位可称得上具备着世界上最精明的商业头脑的投资大师肯定地说:”钢铁、电子等行业去产能,国有企业的股权置换以及整合等,在这当中有新的投资机会。“

罗斯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或可追溯到1997年。当时他投资的日本汽车零配件公司Nikko Electric和Ohizumi Manufacturing在广东设有工厂。2005年7月,时任国际纺织集团董事长的罗斯斥资1亿美元在浙江嘉兴兴建纺织厂。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罗斯在中国最大的几笔生意与中国能源巨头和资本巨头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2008年,罗斯旗下的景顺罗斯有限公司与华能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资本“)合资成立华能景顺罗斯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起初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后经过两次增资至1.7亿元,两家出资相同,各占50%权益。按照公开信息,该公司专注于较清洁的传统能源、新能源、能源物流、智能电网能源储存及其他相关领域的投资机会。

合作不仅于此,华能网站上的消息显示,2013年3月7日, 华能资本还受让了50%景顺罗斯私募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

2011年,他再接再厉,与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等联手组成财团,向濒临破产的油轮公司钻石航运(Diamond S Shipping)投资10亿美元。这笔交易给他带来了30艘成品油轮和10艘新建的将于2012年2月和2013年1月交付的苏伊士型油轮,即使苏伊士型油轮没有现金流,成品油轮的现金流也能够支付所有费用,包括债务服务费用,这笔交易被称为当年航运界的”年度交易“。

从投资者转为谈判者,罗斯翻脸比书还快
此一时,彼一时。对中国人而言,他再也不是那个笑意盈盈地称“这当中有新的投资机会”的罗斯了。
按照美国政界的道德操守规定,罗斯在上任美国商务部部长后,他需要出售80%的资产,并退出所有公司业务职位。
据了解,去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罗斯作为美国商务部长潜在提名人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贸易战争不会发生,但美国准备采取一系列其他措施来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
而如今,正在转变角色的罗斯,其措辞之间也悄然发生了转变。即将走马上任的罗斯,对于自己能否坚定跟随”老伙伴“特朗普的立场,亮明了态度:”所有贸易协定都应该造福美国,美国必须将自己从‘糟糕的贸易协议’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他于1月18日在提名确认听证会上表示,“我并不反对贸易,我是支持贸易的。但我支持的是合理的贸易,而不是有损美国工人及国内制造业的贸易,那些不实行公平贸易的国家应当受到严厉惩罚”。罗斯还称,”将认真关注提高关税这一问题,以抑制钢铁业和铝业中的倾销行为。”这一表态被市场解读为发出了一种对抗性而非合作性的暗示,恐不利于缓和中美贸易的摩擦。

不过,关于特朗普曾经声称要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征收35%到45%的关税的说法,罗斯倒有所保留。他用了一个看起来有点”狡猾“的说法:“关税是贸易谈判中的重要内容。但削减美国的国际收支赤字,并不意味着对来自中国的所有商品征收45%的关税”。

分析人士称,虽然特朗普一直在嘴上炮轰中国,但迄今为止,他的新政府尚未采取行动来实施竞选期间做出的有关贸易政策的表态,“贸易战”恐怕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至于完成“破产重组之王”到“商务重臣”转身的亿万富翁罗斯,会在这场举世瞩目的贸易交锋中扮演什么角色,是否会是如他言辞中透露出来的“先强硬、后转圜”的风格,市场拭目以待。

本文经邦号 【贸易小道】 投稿,并经邦阅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下一篇
分享至:
投稿邦号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爱心公益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