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的全球化竞争刚刚开始

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国企业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成长,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但从参与全球化竞争来看,中国企业才刚刚开始进入这一阶段。因此,中企迫切需要创新思维和提升能力。

中国企业成长的“四个年代”

2008年,在《冠军商道》一书的“前言”中,笔者提出中国企业成长的“四个年代”:第一是“淘金”年代,从1978年到1991年,中国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转向商品经济,中国民营企业开始形成。企业以改变创业者贫困状况为目标,其行为特征是胆子大、脑子灵、行动快,结果是“淘”到财富。第二是“黄金”时代,1992年至2000年左右,市场经济体制开启,市场需求日益增长,中国企业成长加速,企业把目标转向“争创名牌”“产业报国”等,“模仿”是其主要的行为特征:“你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你怎么做,我也就怎么做”,价格战等表层的、直接的竞争格局形成,市场机制多元化战略成效明显。第三是“炼金”年代,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始,中国经济体制与国际规则接轨,从家电行业开始的全行业亏损现象不断出现,大多数中国企业处于“战略迷失”状态,开始被动探索新环境下的企业生存和发展之道,其目标和行为特征更加多元。优秀企业的经营发展目标与国际化密切相关,其重点在于“修炼”企业自身能力。第四是“真金”年代,中国宏观经济开始低速增长之日,就是中国企业进入“真金”年代之时。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处在中高速增长阶段,中国企业在迈向“真金”年代时,需要做好准备面对未来低速增长之日的到来。

审视全球市场格局

采取针对性战略

从竞争全球化视角来看,中国企业刚刚开始进入全球化竞争阶段。全球化竞争的主要特征表现在:全球化竞争的焦点集中在规则标准上,包括行业类、国际商务类的规则,以及技术类、产品类、管理类的标准。其表现形态是企业在品牌价值、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和规则制定类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竞争的主体主要是中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与先行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价值链,而不仅仅是单个企业及其价值链;竞争的市场范围体现出全球化特点,市场涉及到世界上的主要国家,而不仅仅是某几个国家;竞争的方式主要是战略联盟,而不是单打独斗;竞争的目标主要是利益相关者共同发展,而不是竞争个体利益最大化。

笔者曾与康荣平老师在《中外企业跨国战略与管理比较》中,从先行跨国公司视角对全球市场格局进行了以下描述:其一是“严防死守”的市场,这是先行跨国公司实施归核化战略后留存下来的核心业务和市场;其二是 “无心关注”的市场,指的是先行跨国公司所忽视、不会大投入的业务和市场;其三是 “被迫放弃”的市场,指的是先行跨国公司主动或被动放弃的业务和市场;其四是新技术带来的新市场。

针对以上全球市场格局,可为中国企业带来成效的国际化战略主要有:针对“严防死守”市场的嵌入战略,即中国企业把自身价值链作为一个价值环节嵌入到先行跨国公司价值链中;针对“无心关注”市场的利基战略,即中国企业专注于某个狭窄的市场空间,通过努力成为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企业;针对“被迫放弃”市场的承接战略,即中国企业收购先行跨国公司的部分业务,并在学习过程中开展全球化经营。

这些国际化战略本质上是在先行跨国公司制定的规则标准框架内进行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全球化竞争。可以看到,在新技术带来的新市场、“严防死守”市场上,除华为外,中国企业很少有所作为,这表明总体上中国企业还未真正进入全球化竞争层面。

创新国际化思维

提升合作能力

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等背景下,中国企业主动或被动地提前进入到全球化竞争阶段,这其中大部分中国企业并没有全球化竞争所需要的充分的准备和较强的能力。全球化竞争对中国企业而言无疑是新的课题和挑战。中国企业需要创新国际化思维方式,并且提升与利益相关者交往的能力。

中国企业要提升与东道国利益相关者和国际组织等的交流和合作能力,这将是中国企业参与全球化竞争的关键能力,尤其是与非市场利益相关者和国际组织的交往能力。

“走出去”是中国企业现有的国际化思维方式和战略指导原则。“走出去”主要强调中国企业的产品、技术、人员、品牌、管理、资本走出中国,这方面中国企业已取得一定的成效。为参与全球化竞争,中国企业还需要“走进去”,成为东道国的企业公民;更需要“走上去”,成为全球规则标准的主导者。

(作者系北京大学全球互联互通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原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邦阅网系信息发布平台,邦阅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爱心公益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