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是一个敏感又纠结的话题。敏感在于,它既影响家国大计,又牵涉所有个体利益。纠结在于,因为牵涉利益,故所有人都会从自身一孔立场去解读和发声,民间舆论也在几个情绪化的极端上嬗变游走,鲜有冷静长远客观专业的分析。有鉴于此,格隆汇特别组织了本系列专业分析,抛砖引玉,期待能推动对贸易战的理解与认识,真正众志成城,共度时艰。

本期嘉宾是一位移民美国近二十年的美籍华商,他在中美两国都有不小的投资,每年都要在中美两国之间频繁往返穿梭,既与精英阶层对话,也广泛接触普通民众。听听他的看法,或许可以帮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认识世界。

中美贸易战,不是中美之间的“战争”,而是工业革命后人类高速发展几百年,越来越多的国家社会阶层折叠严重后,其力量绑架并反噬社会自身,内部矛盾在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一种波及、引流与释放。

换句话说,所谓外部战争,其实与“对手”无关,而是典型的“内部矛盾”。根本解决之道,自然也就不是外部战争,而是华山一条路:解决好自身内部问题。

听起来有点拗口,容我慢慢道来。

1.

为避讳我商人的身份,我先借我导师的观点,来表明我对贸易战的态度。

我在中美都读过大学。读书时,两边的导师都强调,唯有自由贸易才能维持人类社会长久的发展与财富增长。

我当时虽然完全认同其观点,但并没有真正地体会到其中深意,现在我从事贸易行业二十年,对自由贸易好处的体味,深入骨髓:但凡中美贸易关系好的时候,我的生意就如鱼得水。但凡两者不睦时,我的生意就各种艰难。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如果出现生疏和猜忌,就会自然地生出戒心来,彼此提防,所谓疑心生暗鬼,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其实也一样。这个世界的财富增长必须建立在稳定的、频繁的、全面的、深层次的自由贸易之上,否则就会生出许多本不必要的事端与摩擦成本来。因此,我对于贸易战这种事本能地反感。

从世界贸易的历史来看,贸易战基本都是起源于自身内部问题,主导贸易战争的人,则通常都能获得一时的掌声,但最终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几个中国人比较熟悉的例子。

古代中国的战争威胁主要来自于北方游牧民族的侵袭,为了防御这种威胁,中国人修筑了长城。然而长城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自秦汉至明清,北方游牧民族依然多次饮马长江。

一位美籍华商的视角:被严重“折叠”的中美贸易战

(维护和平的并不是高墙,而是自由贸易通道)

但事实上,在历史上,中原文明与北方游牧民族更多的是长时间的和平时期,而这种和平,通常都是靠边境贸易来维持的。一旦边贸停止,通常就意味着双方关系进入了冰期,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惨剧。

游牧民族为什么要南侵?

单用一句“好战”来概括是站不住脚的。

地球上的人类有其共性,但凡日子过得下去,谁都不愿意面对死亡的威胁。游牧民族南侵,通常是因为自身境内遭遇了风雪瘟疫之类的自然灾害,基本生存无法保障,而边境贸易又无法维系,那么只好拼死一搏,打砸抢掠。中原文明曾经在很多个时代里保持了高瞻远瞩的视野,在边境开放榷场,让双方互通有无,这种边贸繁荣的阶段,通常都伴随着长期的和平稳定与社会财富的增长。史上最著名的宋辽“澶渊之盟”,为当时东亚最强大的两国迎来了长达116年的宝贵和平,双方互设榷场,自由贸易,“逮今百数十年,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不识干戈,此汉唐之盛所未有也”。

另外一个中国人熟知的例子是1840年的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并没有扭转英国的贸易局面)

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的开端,在那之后的一百年是中华文明最惨痛的记忆,而战争的起因竟然是因为贸易争端。从鸦片战争的历史来看,当时的满清政府闭关锁国显然是逆时代潮流的做法,而英国人以为能通过一场战争来解决自身贸易问题的想法也相当幼稚。

1840年的鸦片战争看似打开了中国的国门,但实际上英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今天的学者认为,那是因为中国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模式限制了中国人的消费,而当时的英国人根本不这样想,于是在1856年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然而这一次战争依然没有达到贸易战最初期望的目的。随后的局面一发不可收拾,所谓的中英贸易战变成了一场赤裸裸的抢劫,最后在东西方文明之间造成了几个世纪都无法愈合的创伤。今天东西方文明的隔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都是那个荒唐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些是全人类都应该深刻反思的惨痛教训,这样沉痛的历史绝对不应该重演。

其它国家发生的贸易战其实结果也大同小异。比如这几年被许多人拿来说事的日美贸易战。许多人认为,日美贸易战中,美国获得了全面的胜利,而日本陷入了“失去的二十年”。但其结果真的是当初美国人想要的吗?日美贸易战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直打到九十年代,前前后后打了6场,时间跨度长达30年。在日本贸易战结束之后,日本依然是一个经济强国,美国的财政赤字依然居高不下,并没有任何东西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九十年代中期,日美贸易战其实已经结束,美国当即对日本加大了投资,时至今日,日美之间依然保持着密切的商贸往来。

现在回头再看,那三十年的贸易战所为何来?从根本上说,日美贸易战就是一个和越战一样任性的历史错误。

(签署日美广场协议的五国财长们)

特朗普总统诚然有其商人固有的精明强悍,但他身上也有商人的固有瑕疵,那就是短视,对于眼前的利益过于看重,而忽略了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

不过尽管如此,我对美国的纠错能力很有信心。美利坚也是一个很奇特的国家,它不会因为个别人犯错,就踏入无可挽回的境地。回想一下,在二战刚刚结束的年代,美国对战后的亚洲重建给予了大量的金钱、物资、人力的支持,为的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希望亚洲经济迅速恢复,然后和美国成为贸易伙伴,大家共同推动财富的创造,以及世界文明的进步。

当初的美国有这样的远见,我相信未来也会如此,特朗普总统固然是个非常强力的政治人物,但他一样无法抵抗世界发展的时代潮流。

自由贸易为人类社会带来财富与和平,而贸易战则相反,它只会带来动荡和不安。

2.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美国的主流媒体都不太看好特朗普,许多次民调的结果都显示他将输掉大选。

(大选中的特朗普与希拉里)

然而我那时候坚持认为特朗普会战胜希拉里。这倒不是因为我个人支持特朗普,实际上我自己投了希拉里一票,尽管我也挺反感她。

我认定特朗普将胜出的理由在于,彼时美国社会的“折叠”状况已非常严重。

彼时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已经相当严重,大约10%的富人占有了全社会90%以上的财富,美国的民粹主义思潮在当时已经开始明显的滋生蔓延,而所谓的主流精英们对此视而不见。这里我顺便吐槽一句,大家不用把民调结果看得太重,如果民调靠谱,那么特朗普不会当选,如果民调靠谱,英国也不会脱欧,所谓民调,只是“折叠社会”里能经常晒到阳光那一层的人闲下来后的聊天。但某些关键时候,决定游戏规则的,极可能是“折叠社会”里长期晒不到阳光的那一个群体。

民粹主义是全世界都要警惕的思潮,因为多数时候它会太偏狭,它利用人类对另一个群体可能挤占和抢夺自己资源和财富的恐惧,来扭曲人性,把人类社会向彼此仇恨和争斗的危险道路上推。

我妻子投了特朗普一票,理由在于特朗普承诺将限制中东难民进入美国。

她也不喜欢特朗普,但出于对难民潮的恐惧,她选择支持了特朗普,因为希拉里在这个问题上完全无法安抚美国人的心灵。关于特朗普的这一点政治主张我是赞同的,希拉里过于强调所谓的政治正确,对当时美国折叠层里普通人的难民恐惧症,没能保持足够的重视,导致很多人对她非常反感,将其视为一个为了个人作秀可以无视民众利益的纯粹政客。

他们猜的没错,希拉里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民主党让希拉里作为候选人就注定了特朗普将迎来机会。

我反感希拉里,也赞同特朗普的限制难民主张,并认为他将赢得选举,但我却不能将选票投给他。这种心理让我看起来似乎有点精神分裂,但在我自己这里是可以自恰的。

我反感希拉里是反感她的个人品格,但我对民主党的自由贸易主张抱有好感。而对于特朗普,我则认为他上台之后大概率会大搞贸易保护主义,这对于世界贸易来说会是一个噩梦。一个热衷于在边境修隔离墙的总统,他的心胸开阔不到哪去,而我们这些从事贸易的商人知道,筑墙的效果,永远不如修路来得好。

(萧条的底特律也曾是美国工业的骄傲)

特朗普的当选对世界来说绝非好事。他的选票来自于两类人。一类最主要的,就是铁锈地带和各农业州的失意人群,他们属于“折叠社会”里在分配中利益受损的人群,所以一直期望特朗普上台之后兑现其政治承诺,即更多的就业岗位和收入的提升。美国锈带也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区域,像匹兹堡、芝加哥、辛辛那提等城市都曾在历史上一度非常繁荣,但随着钢铁、矿业、伐木、铁路等行业的衰落,这些城市都变成了锈带。那里的情形和中国东北有些神似之处,在那里有一个可能你们以前完全不了解的美国。再没有什么比得到之后再失去更让人沮丧的了,锈带区经济不振引发了很多社会问题,而前些年民主党执政时期对他们关注不够,使得民怨很大,这一点直接推动了特朗普的上台,因为特朗普给了他们最想要的许诺。

目前看,这部分人的政治诉求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满足,美国的失业率在下降,而农业人口的收入基本得到保障,前几天特朗普还给农业人口提供了120亿美金的补贴。政府补贴其实是特朗普一直反对的东西,因为它确实有点违背市场经济的规则,特朗普也一度用这个藉口攻击中国,但丝毫不妨碍圆滑的特朗普对自己的票仓民众给予如假包换的政府补贴。

特朗普很聪明,他知道刻意维持这种社会的贫富折叠,以资利用,对自己是利益最大化的。

噢,对了,差点忘了说,还有另外一类投票给特朗普的群体,那就是那些讨厌希拉里的人,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希拉里是特朗普上台有力的推手。

特朗普已经上台了,这一点无法改变。但世界要警惕的不单是特朗普,而是“折叠社会”这种土壤天然会滋养的民粹主义恶之花。民粹主义近年来不光是在美国抬头,它也在欧洲、亚洲各国抬头,这不是什么好事。

人类文明的历史告诉我们,一旦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崛起,那么可能会出现远比贸易战恶劣得多的后果,上个世纪40年代的德国就是最好例证。

行文至此,其实我已经预料到可能很多键盘侠都已经准备好大段的文字准备随时喷在留言里,但我依然要提醒各位读者,提醒所有的中国人,要小心你们身边的键盘侠。那些动辄喊打喊杀的人群,无论他是什么国籍,他都绝对不是这个世界的福音。

3.

美国媒体对于贸易战的报道也是针锋相对的。比如《福克斯新闻》、《纽约邮报》这些媒体都是特朗普始终的支持者。这很正常,它们都是传统共和党的核心媒体,而我基本不看这些站队过于分明的报纸,没什么意思。同样的,民主党的核心媒体我也没兴趣看。而在美国,中立的媒体确实可以很中立,比如《时代周刊》,它时而赞美特朗普贸易战,时而抨击特朗普贸易战,这些文章看起来就相对有趣得多,至少能让人感受到美国还是有各类不同的人群存在,而且他们在互相争论和交流。

但是客观而言,绝大多数媒体的文章除了作为饭后谈资之外,没有其他价值,所以我认为,中国人太在意媒体的声音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看到中国媒体报道说,特朗普的支持率正在不断上涨,这是真的,但这一不表示美国人“同仇敌忾”,更不表示是什么好事。特朗普的支持率不断攀升,只说明美国的民粹主义势力在得到某种短暂的满足后,正在继续不断增长,并可能在一个特定时间段继续绑架和裹挟整个国家走向狂躁式的自我强化。

这对全球都是危险的信号,必须警惕。

(貌似强大的民粹主义其实内里空虚)

美国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也犯了许多重大的错误,贫富分化严重,中产阶级和底层民众在历次改革中总是最后成了利益受损阶层,直到特朗普上台之后,这一局面终于出现了某种扭转的迹象。

这种转变当然会给特朗普带来越来越多的底层支持者,但社会思潮也因此越来越走向极端和狂热。

在美国的网络上一样活跃着许多喊打喊杀的键盘侠,他们都在叫嚣着鼓动特朗普给中国人一点颜色看看,然而如果顺着网线走到屏幕的那一端,我们会惊讶于看到他们窘迫的生活。以我在美国的观察,关于贸易战,叫嚣得最响的那部分人通常都是最底层的那部分人,因为他们最希望通过世界动荡来实现命运的大转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都是一群可怜人,然而中国有没有这样的群体?这个问题我想用不着我来回答。

任何一场战争的真正起因,一定都是在自己的内里,与所谓的对手其实无关,包括贸易战。

我认为,处理贸易战的最佳方式就是鼓励自由贸易,而不是构筑关税壁垒去开战。中美两国都必须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了解底层民众的疾苦,倾听他们的的声音,缩小贫富差距,改善民众生活。既要追求经济总量的飞升,更要多关注经济均量的平衡。孔子说,治国何患?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种完全牺牲效率的总体思想当然有其不可取的地方,但高度重视社会严重折叠的反噬效应,重视经济发展均衡性的思想,历经千年并不过时。

中美贸易战现在走到了如此白热化的程度,许多人都在网络上出谋划策,这是好事,这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当代的焦点问题,但我在此提醒大家,不要去有意地扩大纷争。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总以为纷争是别人的,和自己无关,这是极其错误的想法。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如果中美之间爆发剧烈的争端,没有人能置身事。纵观整个人类历史,贸易战这种事,根本不存在赢家。

人类财富增长的密码是和平与交换,战争永远只会毁灭财富,无论是用枪炮,还是关税。

4.

我看到中国许多经济学家都在就贸易战问题发声。有些人言之有理,但有些人的观点则有待商榷。我自己对这些观点都是持姑妄听之的态度,但客观而言,中美在经济学领域的研究水平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我更愿意多关注一下美国的主流经济人物的观点,特别是那些久经沧桑、见多识广的骨灰级老前辈。

奥马哈先知巴菲特先生和芒格先生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就曾公开谈论过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他的发言有完整视频,我建议大家可以找来再看一下,反复听一听。

(奥马哈先知的观点值得我们反复倾听)

巴菲特认为,美国和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超级经济体,这个现象会持续很久。因为两个国家的经济体量都很大,涉及的利益也非常大,所以出现分歧很正常,但两国都不会做愚蠢的事情。芒格则认为,中美都是非常进步的国家,中国的进步在经济上是无法比喻的,非常不可忽视的,中国的储蓄数字也非常惊人。

我不是一个盲从于权威的人,但巴菲特和芒格两位先生年龄足够老,他们见识过很多比当下的中美贸易形势更加严峻的时代,而且他们对经济形势的洞察力在过去几十年中已经不断地事实反复证明过了,因此我认为他们的观点更应该受到重视。巴菲特和芒格也没必要在这件事上博眼球来吸引他人的关注,他们早已经足够有钱和有名了,根本不需要标新立异来给大家卖一波焦虑。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自由贸易的好处是巨大的,世界依赖自由贸易来进步,两个智慧的国家都不会做出非常愚蠢的事情。

还有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他在前不久也曾公开明确地表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是一件蠢事。格林斯潘的发言在网上也有,大家也可以自行搜索来看一看,格林斯潘先生在发言里甚至还做了一番简单而严谨的理论推导。需要提醒的一点是,格林斯潘是辅佐了美国6届总统,带领美国经济穿越20年波折和牛熊周期而持续强健的“美元总统”,在他面前,特朗普只是一个刚入校门的freshman。

(“美元总统”格林斯潘告诫美国人,不要发动愚蠢的贸易战)

当然这些论据可能并不足以说服反方代表。毕竟,这个世界上自信能在宏观经济形势判断上超越巴菲特、芒格、格林斯潘的妄人,有的是。

5.

其实,美国企业界对特朗普政策的看法存在巨大争议与分歧。

一方面,特朗普的减税措施赢得了许多企业家的支持(我也支持),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想让企业界远离甚至放弃有14亿人口的中国市场的做法,招来了企业界的普遍反对(我也反对)。

特朗普试图让美国人相信,对中国市场的放弃是暂时的,只要全美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中国很快就会就范,到时候所有的美国企业都会从中受益,然而我看不出这种观念和“苦难的行军”,乃至赌博,有什么本质区别。美国企业家们的普遍想法是,我们既要减税,同时我们也不想放弃庞大的中国市场,至于怎么去实现这个小目标,那是你特朗普总统必须去想办法解决的问题,不要来问我,我又不是总统。

特朗普总统最近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他推动了美欧日的自由贸易协定,这是美国人民喜闻乐见的事情,作为奖赏,支持率走高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他想连任,最好能把中美的贸易问题一起搞定,而且是用一种核心利益阶层满意的方式搞定,否则选票的事情依然很难说。我必须指出的一点是,美国的总统不好当,它甚至可能是所有国家领袖中最难做好的一个位置,所以特朗普总统的处境远没有外界看起来那么风光。

有关美国企业界在中美贸易战中的立场,我也可以在这里举个例子做个说明。

(钢铁侠马斯克可能选择从中国出发去火星)

特斯拉的马斯克在中国也算是名声赫赫了吧,马斯克曾经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之一,然而现在从其实际行动看,他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早已不那么融洽了。

今年年初的时候,马斯克曾经在推特上向特朗普抱怨中国的贸易制度,并希望特朗普出面解决中美贸易问题,特朗普认为这是马斯克支持他发动贸易战,于是随后在公开场合宣读了马斯克的推特原文,并表示这是企业界支持贸易战的代表。

然而特朗普明显会错了意。

从企业主的角度来看,我完全理解马斯克的意思,他是希望特朗普帮助企业解决问题,至于怎么解决他并没有明确的建议,而特朗普不但没有把旧问题解决掉,反而搞出了新问题(贸易制裁),这肯定不是马斯克想要的结果。这件事后没过多久,特朗普又退出巴黎协议。半小时后,马斯克就宣布退出了特朗普的顾问委员会。美国企业家与中国企业家的风格是不太一样的,美国企业家就是有这么霸气。

前不久,马斯克来到中国,并准备在上海临港建设特斯拉的超级工厂。这件事虽然目前还是个框架协议,但未来很可能被实锤,之所以现在还没最终敲定,大概是因为马斯克还想再看看特朗普后续的动作会不会有所转变。

特斯拉有中国最想要的科技专利,而马斯克曾明确表示他会公开这些专利,这无疑会让他成为中国政府最青睐的那类美国资本家。另一方面,特斯拉的财务状况一直处于窘迫的状态,而中国政府、中国市场很有可能会成为特斯拉的助力,说不定未来帮助钢铁侠登上火星的投资人都来自中国呢!

6.

纵观特朗普的整个崛起与截至目前的总统生涯,其实都只是充分利用和放大了美国“社会折叠”效应后,所做的一次又一次成功的投机。他的当选本身甚至都是一次意外,他的本质还只是一个商人,他并没有太过明确的“引领人类社会走向某处”的所谓精英情怀与诉求,他要的,只是“美利坚”这家公司财务报表上的营收与利润。所以在选举期间,乃至自始至终,特朗普其实都为美国传统精英阶层所不屑,也不为之接受。

换句话说,中美贸易战,并非一些中国媒体所谓的“价值观”或者“道路”之争。没那么玄乎复杂。美国精英从没把特朗普当他们的“引路人”,更惘谈追随他一起去打一场横跨太平洋的“道路之战”。而追随特朗普的锈带民众,需要的也只是餐桌上能有更多肉出现,如此而已。

所以,这场贸易战,注定了不可能持续太久,因为任何与世界自由贸易大趋势相违背的东西都难以持久。中美双方的贸易纠纷问题,最终还是要靠谈判来解决。

当然,谈判解决的前提是,双方都能正视和解决自身的内在问题,才可能摆脱民粹主义的裹挟,真正平心静气地去合作创造财富。

套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话: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利坚世界,都应该意识到,"亲爱的艾哈迈德,谬不在天运,而在我们自身,(如果失败)我们都是败在自己手中的。"

至于大家共同面临的内在核心问题,不复杂,就是让这个越来越卷曲的折叠世界,尽量铺展开来,让大家都有机会晒到太阳。

作者:加州牛肉面

来源:格隆汇APP原创首发

本文经邦号 【互联网外贸高峰论坛】 投稿,并经邦阅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下一篇
分享至:
投稿邦号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爱心公益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