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习近平主席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率领由28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组成的贸易代表团同期访华。据统计,在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两国企业在两场签约仪式上共签署合作项目34个,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既创造了中美经贸合作的记录,也刷新世界经贸史的新纪录。

中美2535亿美元大单背后的新机遇和老问题

新机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美国媒体所披露的特朗普随访成员名单,此次特朗普将率29家企业代表访华,其中,有11人来自能源环保企业,占比近四成。 

而且,此次公布的随团名单中,不仅有来自阿拉斯加的管道开发公司总裁,还有阿拉斯加州的政府官员。阿拉斯加是距离我国最近的美国地区之一,阿拉斯加的油气资源在美国占有显赫地位:阿拉斯加州北坡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35万亿立方英尺,约是美国天然气总储量的八分之一。 

除了能源企业以外,美方媒体公布的随团名单中,还包括多家环保企业的负责人。例如污水处理公司Viroment、污水处理公司Drylet、环境监测企业I.M.系统集团、智慧城市解决方案供应商Digit集团的高管等。

中国社科院美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肖炼表示,此次中美会晤,可以肯定的是,在能源合作上会有收获。中国需要天然气等能源,美国出售能源给我们,对中国是有利的。中海油曾想收购美国的优尼科石油公司,但未能成功。现在,美国希望中石化去美国投资石油,这将对我国有利。

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中国是能源需求大国。能源出口可以给美国带来丰厚的利润,从美国进口能源也能保障我国能源进口渠道的多元化。

老问题

与习近平主席此前访美,带了众多国内互联网“大咖”到美国相比,此次特朗普带来的贸易代表团企业主要还是集中于能源、工业和材料、金融等领域。不少熟知的高科技产业大咖都“无缘”此次访华名单。近年来,美国一边在强调要缩减贸易逆差,一边又对华进行严格出口管制。

白明认为,美国想要弥补贸易逆差就要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美国拥有的最大比较优势就在于高科技产业,但是他恰恰在高科技方面限制对华出口。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在这些方面美国要拿出具体的行动来,才能使弥补贸易逆差的根本解决。”在白明看来,解决贸易逆差要在高科技产业,特别是IT产业研发和制造上发挥比较优势。“可以和我国的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结合起来。让中美在高科技产业合作上发展出新的业态,创造更广阔的互利共赢空间。”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并不是中国造成的,美国对生活必需品有大量需求,而中国的这类商品具有价格、质量等诸多优势,于是美国从中国大量进口这一类商品。然而,美国又对中国有迫切需求的商品采取诸多限制措施,从而导致这样的结果。

同时,白明也强调,经贸合作的红利可以延伸和扩散“两国之间。“中美两国都是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以此经贸合作为契机,可以有更多的磋商接触,来解决更多的问题,在G20、APEC等平台上也能够开展更多的合作。”

应习近平主席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1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率领由28位美国企业首席执行官组成的贸易代表团同期访华。据统计,在特朗普总统访华期间,两国企业在两场签约仪式上共签署合作项目34个,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既创造了中美经贸合作的记录,也刷新世界经贸史的新纪录。

新机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美国媒体所披露的特朗普随访成员名单,此次特朗普将率29家企业代表访华,其中,有11人来自能源环保企业,占比近四成。

而且,此次公布的随团名单中,不仅有来自阿拉斯加的管道开发公司总裁,还有阿拉斯加州的政府官员。阿拉斯加是距离我国最近的美国地区之一,阿拉斯加的油气资源在美国占有显赫地位:阿拉斯加州北坡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35万亿立方英尺,约是美国天然气总储量的八分之一。

除了能源企业以外,美方媒体公布的随团名单中,还包括多家环保企业的负责人。例如污水处理公司Viroment、污水处理公司Drylet、环境监测企业I.M.系统集团、智慧城市解决方案供应商Digit集团的高管等。

中国社科院美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肖炼表示,此次中美会晤,可以肯定的是,在能源合作上会有收获。中国需要天然气等能源,美国出售能源给我们,对中国是有利的。中海油曾想收购美国的优尼科石油公司,但未能成功。现在,美国希望中石化去美国投资石油,这将对我国有利。

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中国是能源需求大国。能源出口可以给美国带来丰厚的利润,从美国进口能源也能保障我国能源进口渠道的多元化。

老问题

与习近平主席此前访美,带了众多国内互联网“大咖”到美国相比,此次特朗普带来的贸易代表团企业主要还是集中于能源、工业和材料、金融等领域。不少熟知的高科技产业大咖都“无缘”此次访华名单。近年来,美国一边在强调要缩减贸易逆差,一边又对华进行严格出口管制。

白明认为,美国想要弥补贸易逆差就要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美国拥有的最大比较优势就在于高科技产业,但是他恰恰在高科技方面限制对华出口。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在这些方面美国要拿出具体的行动来,才能使弥补贸易逆差的根本解决。”在白明看来,解决贸易逆差要在高科技产业,特别是IT产业研发和制造上发挥比较优势。“可以和我国的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结合起来。让中美在高科技产业合作上发展出新的业态,创造更广阔的互利共赢空间。”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并不是中国造成的,美国对生活必需品有大量需求,而中国的这类商品具有价格、质量等诸多优势,于是美国从中国大量进口这一类商品。然而,美国又对中国有迫切需求的商品采取诸多限制措施,从而导致这样的结果。

同时,白明也强调,经贸合作的红利可以延伸和扩散“两国之间。“中美两国都是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以此经贸合作为契机,可以有更多的磋商接触,来解决更多的问题,在G20、APEC等平台上也能够开展更多的合作。”

本文经邦号 【信用视界qd】 投稿,并经邦阅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下一篇
分享至:
投稿邦号
评论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爱心公益
举报
问题反馈
返回顶部